在童年的记忆里有一个儿时的小玩伴,有时候在空闲的日子里忽然会想起她来。

她和我同班,一张娃娃脸长得小巧娟秀,经常默默的坐在一个角落里,从来也没有引起过别人的注意。她安然娴静不像有的同学那样咋咋呼呼大惊小怪的。我们的性格相投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很自然的玩到了一起。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。

我们一起上学,上学路上有说不尽的悄悄话。大陆期货一起玩耍,在我们的世界里有无尽的乐趣。我们最好的去处是她家的后院子里。我记得她家的地方很大也很多,有几处闲着的园子用土墙围着,里面种着很多树,夏天走进去树木遮天蔽日,幽暗僻静非常凉爽。里面还有几棵稀有树种,一棵木槿子,一棵绒花树还有一棵皂角树。木槿子一到春天就开满树鲜花,紫红色的木槿花散发着迷人的香气,每当木槿花飘落的时候,我们就把一片片花瓣捡起来,夹在书里做标本。我们的书也变得香喷喷的了。最喜欢的是那颗绒花树,繁茂的枝干向四处伸展,细小的叶平铺在树枝上层层叠叠,绿色如云。更奇的是当绒花开放的季节,满树的绒花像天空灿烂的晚霞映红了整个园子,清风吹过散落一地的花针,好像在树下铺上了一层粉红的地毯。我们坐在地毯上捡着落地的绒花,做成美丽的绒球,插在发鬓,串成漂亮的项链戴于脖颈。更不会忘记那棵果实累累的皂角树,小小的皂角在我们的期待中慢慢长大成熟,每年都会收下几箩筐的皂角,它是农村人用来洗衣洗被的很好清洁剂。

还记得大陆期货在高大的树下摸肉牛(蝉蛹),爬上树梢找肉牛皮(蝉蜕),把一个个肉牛皮串成串挂在房檐底下,据说能卖钱,但也没有记得去卖过。晴天在树下乘凉,雨天躲在树下避雨。我在这棵树下用泥土圈起自己的家园,她在那棵树下圈起她的家园,‘家’里用园子中的花草树叶装点的像花园一样,这也许就是我们想象的各自将来的家。在我们两家之间又修通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,路边插上树叶就成了挺拔的白杨,我俩在这林荫‘路’上行走,到对方家里串门,欣赏对方的家园,赠送对方礼物。天真烂漫的童年就在这玩耍中轻易的溜走,而我们那童年有趣的游戏却永生难忘。

升初中的时候,我进入县一中就读,她辍学了。从此我们再也不能经常见面了。参加工作后更少了见面的机会,直到听到了她出嫁的消息,才猛然想起应该去看看儿时的玩伴。而到了这样的时候,时间往往就不属于自己了,一拖再拖再听到她的消息的时候,却让我震惊了。她精神出问题了,我想不通在我心目中的那个天真的小姑娘,有什么难言的故事,使自己深陷其中而不能超脱。

那次回娘家,晚饭后天色尚早,出门不自觉的向那个久别的园子走去,可是街道已非当年的街道,房屋也不是当年的房屋,那个园子呢?那郁郁葱葱的绒花树呢?毫无踪影,我迷失了,当年的情景再难寻觅。久不见面的玩伴已经远嫁他乡,物变人非,感慨万千。

但那一次偶然的相见,却使我终身难忘。那是在老家的大街上,迎面走来一个憔悴的女人,当她走近的时候我才认出那就是她。她娟秀的脸庞多了几许苍白,忧郁的神情添了几多无奈。但穿衣打扮还是合体利索,看不出有什么问题。她正目无表情向前走着。当我正要上前打招呼的时候,她忽然抬头朝天大笑起来,她的这个动作吓我一跳,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很快收住了笑容,目视前方,我这才发现她根本没有看见我,一如既往的向前走,没有走多远就又一次抬头大笑,然后立即收住笑容,这样反复的一路走着笑着,旁若无人。

看到这一幕,我的心被剧烈的震颤了。天啊,还是你吗?我的朋友,我的闺蜜,我已经忘记了的日思夜想的儿时的玩伴,是什么原因让你沉浸在自我之中不能自拔。也许这时的你已经没有了忧愁,那无尽的烦恼离你远去。可你睁着眼睛却看不到世界的花红柳绿,侧着耳朵却听不到树上的鸟语蝉鸣。周围的一切与你无关,你不再理会四季的变化世事的变迁。

望着你远去的背影,我泪流满面。想我们一起‘修房建屋’,向往我们美好的将来世界,我家的院子里有你送去的月季,你家院子里有我赠送的莲荷,我们两家之间弯弯曲曲的路呢?路边那高大挺秀的白杨呢?你没有等我们两家的路走通,你就沉浸在无尽的自我世界之中,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朋友?我知道我力量微薄无法拯救你迷失的灵魂,但我相信你的救世主是你自己,你一定要走出这生活的泥沼,无需回避大胆的面对,正确的对待现实的一切,重新建起你美好的家园。这是你朋友对你无奈的祝愿!

免责声明:市场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!此文仅供参考,不作买卖依据。

推荐内容